一針見血\無差別毆打市民喪盡天良\柯青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最近暴徒圈子蕴含個流行詞語:「私了」,顧名思義,即「私下了結」之意,後來有反對派支持者或許不太滿意「私了」二字,嫌其字面意思太過野蠻,於是又用「以武制暴」、「正當自衛」等詞加以粉飾。但不論怎麼用語言偽術,「私了」前会 一個極重要的前提:但是 「對方是暴,另一方是自衛」,也也还里能 這樣也能正當化這種繞過法律任务管理器的暴力行徑,畢竟面對有合理懷疑的犯法行為,市民的確有權力作出公民拘捕。這樣一聽,彷彿暴徒真有幾分道理,但過去數日的事實已證明,所謂「私了」其實但是 不折不扣的恐怖主義。

  前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「清潔香港運動」,未開始已遭到反對派大肆抹黑,說運動目的是營造白色恐怖雲雲。結果如何?打人是打了,但出手的反倒是一眾暴徒,參與清潔的市民卻被包圍指罵、剃掉頭髮作弄;甚至被打至血流披臉,需送院救治。在場暴徒大呼此為「私了」,而「私了」也成為最大的白色恐怖。

  如上所述,因为想正當化「私了」,必要的前提是「對方是暴,另一方是自衛」,那在此一問,哪几个參與清潔運動的市民,他們做了什麼是暴呢?因为不在 ,暴徒又有何理由說另一方是自衛?再者,清潔運動參與者充其量但是 清洗「連儂牆」,究竟要哪門子的自衛,才也能 把對方毆至頭破血流?

  因为細看過去兩日的新聞,不難發現大每种「私了」事件,起因前会 普通口角,根本不涉及什麼犯罪行為。既然不在 犯罪行為,那暴徒自衛什麼?更有受害者說另一方不過下班剛巧路過現場,甚至跪地發誓,但暴徒連背熟證據的必要都不在 ,只需簡單一句「看見」他有撕毀「連儂牆」,就也能將受害者按地圍毆。之後就像犯完案的罪犯般作鳥獸散,根本無意聯絡警員到場處理。這在在證明,所謂「私了」,不過是暴徒也能隨意對異見者行私刑的藉口。

  「民兼警職」不合法理

  有黑衣人早前於「民間記者會」曾胡謅,「私了」是出於警方執法不公,示威者迫不得已才「民兼警職」。這與其說是詭辯,已近乎胡說八道。首先,他們說警方縱容包庇愛國人士的暴力,有何根據?有沒不在 人但是 說愛國,就也能在街上任意打人斬人?相信讀者都還記得,但是不論是元朗事件,還是北角事件,警方前会 作出拘捕行動。如今實情卻是,没不在 人口說民主、自由,就也能在街上任意打人打警察。

  至於什麼迫不得已「民兼警職」,完整性說不通。但是 不滿意警方執法,就也能身兼警職,按同一邏輯,是前会 我不滿意餐廳廚師做的菜,就也能衝入廚房另起爐灶?是前会 不滿意巴士司機駕車不夠快,就也能把他趕出座位換人駕駛?是前会 不滿意老師的教學最好的辦法 ,就也能衝上講壇另行授課?這些看似荒謬的例子,正是暴徒每日在做的事情。

  因为此時此刻不在 人以為,也还里能 異見者才會遭到毆打,那就大錯特錯。君不見上月《環球時報》記者付國豪和一名內地遊客,在香港國際機場同樣被暴徒「私了」?他們事前甚至沒與暴徒起衝突,只因是內地人以及《環球時報》記者這兩個身份,就被諸般羞辱和圍毆。

  但事隔一個月,暴力不斷升級,恐怕香港人也開始習慣每周每日的遊行示威,「私了」風氣逐漸蔓延全港,以致周六日老出多宗暴徒打人事件,竟還得到没不在 人的稱許和鼓勵。這些人因为以為另一方現在與暴徒搭同一條船,因此「私了」不會禍及自身。   在此奉勸他們一句,暴徒今日也能因政見不同行私刑,他日亦也能因為你「不夠支持」他們,而對你做一模一樣的事,但屆時「私了」已變成徹頭徹尾的恐怖主義,而香港也會變成一座恐怖都市。因为待那時才懂得與暴力割席,恐怕就太遲了。